第1章 我要你兒子

江城,夜魅。

殷琉璃頭上頂著金黃色的長卷發,濃重的藍色眼影和鮮艷的大紅唇,小皮裙包裹著挺翹的臀部讓她看起來分外妖嬈。

“琉璃,有人找你,302包間。”

“知道了,”殷琉璃不高興地撇嘴,朝302走去。

“你怎么又來了?你可是大學生。好好的小姑娘總是來這種地方,也不怕別人說你。”殷琉璃一進去看到里面的人,便不耐煩地道。

鄭云歌立刻上前抓住她的手,急切地說:“琉璃,你聽我說。我得趕緊離開,你和我一起走吧。”

“怎么了?你不是有錢人家的女兒,怎么還要跑路?”殷琉璃甩開她的手不解地問。

“他們為了討好白家,讓我捐一顆腎給白云珠。”

“笨蛋,跑有用嗎?白家那么有錢,想找你還不簡單。”殷琉璃無語道。

鄭云歌委屈說:“不然還能怎么辦,李修文也逼我,要不你和我一起走吧,萬一你留在這里被他們發現……”

房間里的兩個女人,一個是高知分子,一個從小生活在歡場。如果不仔細看,不會輕易聯想到她們是孿生姐妹。

殷琉璃沉默片刻,下了決定。

“去高縣,那里我有房子。先在那里住下,之后我再想辦法。”殷琉璃嘆了口氣,讓鄭云歌把車子開往高縣。

一天一夜之后,她們抵達高縣。

這里是真的偏僻,殷琉璃把鄭云歌帶到一棟老舊的小房子里。出去給她在小賣鋪買了日用品,又給她將這里簡單收拾了一下。

“你先在這里住下,不要出門,生活用品都給你買好了。我出去辦事,辦完事就回來接你。”

“你以前……就是住在這里?”鄭云歌看了看四周的環境,簡直可以用家徒四壁來形容。

“是呀,其實這里還不錯。記住我的話,不要出去。”殷琉璃無所謂地聳肩,又再次叮囑一遍。

鄭云歌點頭,低下頭抿了抿唇,半晌才喃喃說:“對不起。”

殷琉璃蹙眉,拍了一下她的腦袋道:“笨蛋,好好地跟我說什么對不起。”

“如果當年是你的話,一定比我優秀。明明是這么好的人生,卻被我過的亂七八糟。”鄭云歌苦笑說。

“這不是你的錯,記住,無論如何,姐姐都在你身邊。”殷琉璃抱了抱她,如同十年前那樣。

殷琉璃離開。

鄭云歌一個人坐在小屋的床上,怔怔地看窗外的樹枝擺動,她總覺得屋外有人在往里眺望。

直到第四天,殷琉璃還沒有回來,鄭云歌猶豫了再三,決定出門去找她。

剛剛走出小賣鋪的門,飛馳而來的摩托車撞上她,腦袋磕在石階上。

送醫院之后,被宣布腦死亡。

白公館。

吳管家帶著殷琉璃從偏門進入偏廳,一路上碰到不少傭人??墒侨寄坎恍币暤皖^做事,果然是鐘鼎之家,連傭人都是這么訓練有素。

“殷小姐請坐,太太馬上過來。”吳管家客氣地說。

殷琉璃點頭,往沙發上一倒,伸了個懶腰,翹起雙腳搭在茶幾上。

一雙腿又白又細,筆直修長。如同被精心打磨過的上好玉石,泛著晶瑩的光澤。

吳管家眼皮動了動,但并沒有開口指責她這種不雅行為。

很快,白太太來了。

這是個長相雍容華貴的女人,單是看外表是看不出年齡。狹長的鳳眼瞥了一眼殷琉璃的雙腳,便從容淡定地坐到殷琉璃對面。

“殷小姐,今天叫你來的目的,想必你已經知道了。這是遺體捐獻書,鄭云歌生前簽過字,不過她有遺囑,還需要你簽字才可以。”

“好啊,沒問題,不過我有一個條件。”殷琉璃從包里拿出一支香煙,點燃后吸了一口,濃重地妝容在煙霧里若隱若現。

“你要多少錢?”白太太皺了皺眉,顯然不太喜歡煙的味道。

“我不要錢,我要……你的兒子——白云揚。”殷琉璃拉長聲音笑著說。

“放肆。”吳管家呵斥。

殷琉璃又抽了一口,還對著吳管家得意地吐煙圈,完全一副挑釁的姿態。

白太太沖吳管家揮手,冷冷地對殷琉璃說:“殷小姐應該明白自己的身份,更應該明白……我兒子白云揚的身份。你們之間差距太大不般配,殷小姐換成其他條件,不管多少錢我們都答應。”

“我當然知道你兒子是什么人,我不就是做過小姐出過臺嘛,現在想從良不行??!你兒子要是不優秀,我還看不上呢。我只有這一個要求,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。鄭云歌的遺體可保存不了多長時間,要兒子還是要女兒,你自己選擇。”

“殷小姐,真的不能再商量嗎?我們白家的媳婦,可不是那么好做的。”白太太眼眸微沉地說。

殷琉璃笑了笑,彈了彈煙灰說:“這是我唯一的條件,你們不答應我也沒什么損失。但是失去這次機會,你女兒白云珠再想找到契合的腎源,恐怕就沒這么容易。而且,她也等不了太長時間了吧!”

“看來,鄭云歌跟你說了不少事。那她有沒有跟你說過,既然她的腎源合適,作為她的孿生姐妹,你的應該也很合適。即便她的不能用了,我們還能等你。”白太太眼眸中劃過一抹冷厲。

殷琉璃笑著說:“既然她的合適我的當然也合適,可是你確定你女兒愿意用一個出臺小姐的腎源嗎?我可聽說這位白云珠小姐挑剔的很,如果用我這樣一個女人的腎,恐怕她寧愿去死。”

“所以,你是鐵了心要嫁給我兒子?”白太太終于忍不下去,生氣地一巴掌拍在沙發的扶手上。

“是,我就是要嫁給白云揚。他可是江城所有女人心目中的男神,我有這個機會為什么不爭取。”

“可是即便我愿意,云揚他也不會愿意。”白太太說。

點擊獲取下一章

大乐透走势图表